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?

何以解忧,唯有杜康?

九月 28, 2017 阅读 477 字数 901 评论 0 喜欢 1

最近在读夏目瀨石的《草枕》,讲述的是一名画家为了逃离人情的社会,住进山里的村子的故事。走在山的路上,画家看着周围的山山水水,鸟语花香,感慨着非人情的美好,觉得自己和市井的俗人不一样,自己已经和大自然和谐地融合在一起。但随后而来的一场大雨把画家林成落汤鸡后,画家的心理上这样想的,“我依然只是一市井小儿。云烟飞动之趣无法入我眼,落花啼鸟之情无法动我心……非人情好像过了。”

 

这和我平时很像,有时候自以为自己读过很多书,便已经超脱尘世,不会再被俗事所困扰。然而,往往一件很小的烦心事就会把自己打落尘世,过着非人情的日子。类似于这种事情发生的次数多了之后,我才明白,有很多事不是自己读过几本书就能解决的,只有自己亲身经历过,饱受其困扰,从中吸取经验,才能在下一次再遇到后以非人情的心态去对待它。

 

非人情这种东西不存在的,一辈子都不会存在的,就算是学那个画家躲进深山老林里,也会因为一场雨变回市井小儿。

 

有时候,遇到一些很烦的事情,是真的有想过逃进深山老林里,但仔细一想,不可能的。又想了想,不如喝酒吧,把自己喝得烂醉如泥,这样就会暂时脱离人情的社会,但仔细一想,有时候喝酒,不如玩手机,看看小说,读读书,在书中找到寄托,聊以自慰。什么?可以倾诉的人?原先是有的,但在我习惯和她倾诉之后,就离我而去了。所以我只能寄托于文学作品,当初看书仅仅是为了喜欢看,现在,大概是想暂时逃离这个人情的社会吧。

 

现在想来,有点明白为什么父亲经常喝酒,大概也是忧吧,比我忧百倍千倍的那种。人的这一生,只要活着就会有烦恼接踵而来,这样有一个好处,新的烦恼会帮你把旧的烦恼忘掉。

 

我原先是没有烦恼的,那时候的我只需要考虑上学读书的事情,就算是烦,也是哪道题不会解的烦,所以那时候的我,偶尔还会有机会思考人类三大哲学,人活着是为了什么,emmmmm,当时的得出的结论是,人活着是为了吃更多好吃的,后来我的视角开阔了,觉得人最有意思的是不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,自己到人生的每一个转折点,升职,新婚,成为父母的时候,会遇到一些什么样的事情,这就是我活着的理由。

 

但现在不行啦,哪有那些时间思考哲学,要思考的是怎么才能搬好转,苟着。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